无极娱乐

【钢城文苑】“打平伙”羊肉
发布日期:2019-05-13    作者:薛生旭    
0

    广袤的黄土高原上,一首首信天游甚是嘹亮,穿破了山之间的屏障,声声入耳。拉着驴犁地和扛着栏羊铲子的汉子们,随着日落西山便踏上了回家的弯曲小路,蜿蜒而通向家门的路只能走得下人和牲口。劳累一天的汉子们,回家吃上一大碗婆娘们做下热腾腾的饭,拍拍肚皮很是满足。忙碌却不失踏实的日子里,汉子们最期盼的是每隔三两个月,来一次“打平伙”羊肉。

    “打平伙”是九十年代以前,陕北村子常见的一种丰富空余时间、休闲放松的聚会形式。具体起源时间已无从考证,但陕北人一直延续下了这一古老的风俗,成了乡亲之间解馋和增进感情的特有方式。男人们小到刚成家,大致六七十岁,都可以参加“打平伙”。除了羊主人家的婆娘,其他女人是不能参加“打平伙”的。

    尤其在下雨天,干不了农活拦不了羊,闲着也是闲着,这时是“打平伙”的最好的时间。吆喝来村里十来八个人,每人掏点钱,看谁家有又大又肥的山羊,便买过来以供打平伙,地点一般都是羊的主人家。几个小伙子抓羊的抓羊,磨刀的磨刀,取盆的取盆,忙得不易乐乎。随着操刀手“按住了”的一声大喝,提刀的手一捅,肥胖的羊便开始渐渐失去动弹的能力,用盆取了的羊血,也是美味的一部分。在羊后腿割一条口子,嘴对着口子不断吹气,一会儿整只羊就变得鼓鼓的了,这样羊皮就特别好剥。等剥了皮,清空了内部肠肚,整只羊便完成了宰杀,羊主人家早就准备好了秤,称出重量后就是剁羊肉了,当然剁羊肉必须是有丰富经验的人才能进行的。

    把羊肉剁好以后,放进锅里先用凉水烧开,浸出血沫,捞出羊肉,瓢出血沫,这时候切忌用新水煮,那样会失去羊肉的鲜美。再把羊肉倒入之前煮肉的水里,加上红葱、盐、花椒等佐料煮一会儿,等锅开始沸腾的时候,加上陕北随处可见的“地椒叶”能让羊肉吃不出一丝膻气,最后再加上自家种植的老香菜的杆子,盖上锅盖,小火慢炖,不一会儿羊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。在等羊肉熟的过程中,一群大老爷们儿就做在炕上开始谈天说地,一会儿说说秦皇汉武、唐宗宋祖,一会儿说说当下政策、国际形式,这一刻他们就像是博通古今的历史研究者,又像是意气风发的政客。

    在漫长却不失悠闲的等待后,香喷喷的便出锅了,做羊肉的“大厨”按照人数开始均匀的把羊肉分成了一碗一碗的,每个参与打平伙的人端上一碗,或站着、或蹲着,不时发出“呲溜呲溜”的声音,这可是平时生活中难得的一见的美味。一碗羊肉下肚,愉快的用手抹一下嘴,用油腻的手掏出“打平伙”的“份子钱”,随便再聊一会便各自回家去了。羊主人家是不摊份子钱,而且羊下水和羊皮都必须是归羊主人家的,这是大伙都知道的“规矩”。

    随着经济条件不断的提升,虽然家家户户都可以随时买只羊吃,但是“打平伙”还在随着一代又一代人不断的流传着。在陕北的农村,时不时地就会遇到一群“打平伙”的人,“打平伙”的意义也有所改变,不再是饥饿的年代为了吃一顿好的,而是为了更好的增加乡亲之间的感情。(炼钢厂   薛生旭)